下流的轮盘赌好玩吗
2019年08月23日 星期五
地質云 :English | 公務郵箱
中國礦業報訂閱

不可缺少生態補償意識

2017-4-11 15:38:27 來源:中國礦業報社 作者:苑廣闊

去年12月,安徽肥西男子魏某因在巢湖禁漁期非法捕魚1.6千克,在包河法院受審。魏某當庭被判罰金5000元,同時向漁政部門繳納了6000元生態補償款,購買魚苗投放巢湖。據悉,用這筆6000元的生態補償款購買的500千克魚苗日前被放入巢湖中。這是安徽省首例由法院將生態修復款寫進判決書,由漁政部門來執行的案件。

這起案件本身并不大,但是當地法院最終做出的判決卻給人留下深刻印象,同時也具備了不同一般的意義。違法當事人因為在禁漁期非法捕魚1.6千克,最終被判罰金5000元,這樣的因小失大,足夠給違法當事人以深刻的教訓,也足夠給其他人深刻的警醒,在當地社會產生以儆效尤的作用。而這起案件最大的看點,不是這5000元罰金,而是在罰金之外,違法當事人還要向漁政部門繳納6000元的生態補償款,購買魚苗投放其違法捕魚的巢湖。目前,用這筆6000元生態補償款購買的500千克魚苗,已經由漁政部門組織投放進巢湖中。

“偷三斤賠半噸”,確切地說賠償的不是某個部門單位,也不是某個個人,而是被違法捕魚的生態水體,也就是大自然,這背后體現出來的是司法機關、漁政部門以及整個社會難能可貴的生態補償意識。以往發生偷捕偷獵現象的時候,即便查獲了違法犯罪嫌疑人,做出了判決,但輕者處罰金,重者拘留、坐牢,卻鮮有要求違法者進行生態補償的案例。這也就意味著,雖然涉嫌非法捕獵捕撈,破壞自然生態環境的人付出了法律的代價,但是作為遭受破壞的自然生態環境,整個大自然,卻仍舊處于被破壞、被損害的狀態,并沒有從法律判決中得到好處。換句話說,在以往的類似案件中,贏家是法律,是人類,但是作為“受害者”,最應該得到某種補償的大自然,卻仍舊是輸家。

而當法院在對違法當事人做出罰金、拘役、判刑等處罰的基礎之上,再要求其繳納生態補償款,事情就變得不一樣。這意味著在整個案件中,作為最主要“受害者”的大自然,也得到了補償,而且是超額補償。值得高興的是,這樣的生態補償意識已經在全國范圍內越來越多的地方出現,比如除了安徽,其他地方也出現過有人砍樹被訴至法院,法院做出的判決除了要處罰金之外,還要當事人補種多少棵樹,這與“偷三斤賠半噸”所體現出來的生態補償意識是一致的。□

網站編輯:宮莉

返回新聞
下流的轮盘赌好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