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流的轮盘赌好玩吗
2019年08月24日 星期六
地質云 :English | 公務郵箱
中國礦業報訂閱

廢石堆里淘金人

——記“全國工人先鋒號”紫金山金銅礦金礦三選廠選礦車間技術組

2019-6-4 10:31:36 來源:中國礦業報 作者:首席記者 李 平

隨著金礦的深入開采,紫金山金礦品位逐漸降低且礦性更加復雜;在“金退銅進”的大趨勢下,1000多萬噸無開發價值的“低品位含金廢石”被遺棄在排土場,不僅浪費了寶貴的金資源,還影響了銅礦的開采。

如何將低品位礦開采出經濟效益和生態效益?2010年,紫金山資源開采面臨一個新的關口。

“我們就是要解決低品位礦石難處理的問題。”面對新的選礦問題,紫金山金銅礦金礦三選廠選礦車間技術組應運而生。

自成立以來,該技術組致力于提高金礦選礦生產指標,專注選礦科技創新,在提高選礦回收率、控制成本、修舊利廢、工藝創新及改造等方面取得良好成效。

紫金山金銅礦金礦三選廠選礦車間技術組成員

一分耕耘,一分收獲。該技術組去年聯合紫金礦業集團礦冶院和技術中心等單位攻克含金廢石資源綜合利用關鍵技術難題,榮獲2018年度中國黃金協會科學技術二等獎;今年4月,該技術組被中華全國總工會授予全國“工人先鋒號”榮譽稱號。

退與進

從單堆堆浸到覆堆堆浸

富液含銅高、載金炭金銅競爭吸附嚴重、選礦藥劑耗量增加、選礦回收率低……

2010年,隨著金礦開采的深入,金礦品位降低,紫金山單堆堆浸工藝已滿足不了低品位礦的處理,生產成本逐漸上漲。

“通過觀察每天的化驗數據,載金炭不僅不吸金,反而還有點把金解析出來了,而且載金炭含銅非常高。這種情況非常麻煩,我們馬上就開會討論。”選礦車間主任葛永桂回憶說。

團結一心,其利斷金

查資料、找數據、做分析,密密麻麻的數據、堆積如山的資料,技術人員像一臺臺開足馬力的機器,班組長在結合生產的基礎上,輪班連軸轉,連吃飯睡覺都覺得是浪費時間。

功夫不負有心人。在柱浸實驗中,該技術組模擬堆場噴淋浸出,用不同高度的柱子,裝入金礦進行柱浸實驗;發現噴淋浸出后期柱子越高的,即礦層越高浸出來的富液含銅越低。

該技術組由此大膽設想,能不能在單堆噴淋完成后,在堆層上面再覆堆一層,達到沉降銅離子的效果?

經過后期不斷地試驗、探索,該技術組提出了實施方案:單堆堆浸結束后,不移除堆浸尾渣,拆除噴淋管道后,再在上方覆蓋新礦石,繼續進行堆浸生產。通過覆堆,金離子隨著浸出液源源不斷地被釋放出來,而銅基本沉降在系統底部。

一開始做覆堆,新的問題又出來了。如何準確了解單個噴淋堆場的工藝情況,合理添加藥劑,進而降低成本、降低尾渣品位呢?該技術組又動起了“小心思”。

既然藥劑添加是動態的,那關鍵就要取到系統內動態流動的液體。經過討論和集思廣益,他們提出了制作單堆內部“盲溝取樣”的建議。

經過多次優化,成本低、成效好的“盲溝取樣”被創造出來了:單堆筑堆前,在堆場底部用礦渣制作一個收集槽,用編織布鋪上去,再用石頭壓住做一個透水保護墊層,然后用塑料管把水引出來后再開始進行筑堆。

“剛開始取樣溝取樣點設置在邊坡附近,沒有代表性,多次摸索才發現移至中間最合適。”金三廠副廠長許劍生介紹說,“作為管理人員,我們經常跑現場,在現場發現問題,技術人員每天下午或晚上召開碰頭會,針對發現的問題討論交流,直至解決問題。”

2012年,該技術小組成功實施覆堆堆浸工藝,當年實現產金4506公斤,比計劃超產108公斤。

廢與寶

從1300多萬噸廢石到2900多公斤黃金

“0.5克/噸”,這是早期紫金山金礦開發產生經濟效益的“黃金分割點”。

低于該品味的礦石經露采采剝后被“遺棄”在排土場,至2016年已逾1300多萬噸。這些“廢石”壓覆了下方的百萬噸銅礦,更如沉甸甸的擔子壓在了該技術組成員身上。

在挑戰面前,該技術組沒有退縮,拍胸脯保證完成任務。然而,萬事開頭難。

剛啟動含金廢石資源開發時,筑堆噴淋后礦石PH值調不上來,新堆無法加藥,浸出液中出現硫酸鹽等雜質,導致載金炭鈣化板結、金銅競爭吸附等一系列問題,影響金的浸出與回收。

究其原因,就是廢石粒度太細且含硫、銅等雜質多,呈酸性,導致堆場滲透效果差、加藥時間難以控制、金的浸出率低。

堆浸原料有問題,那就要從源頭解決問題,實現堆浸廢石堿化、粒度適宜。

該技術組首先聯合紫金礦業集團礦冶院和技術中心多次實驗確定堿化廢石所需的石灰添加量;再通過堆浸實驗確定廢石與粗礦混合配比,以確保藥劑正常滲透。

在做含金廢石攻關實驗時,正值隆冬,為確保取樣代表性和數據準確性,該技術組要將礦樣曬干后才能做實驗。

“曬樣時比耙田還難,都是我們一鏟一鏟曬開來的,經常耙一次就全身都濕透了。礦樣曬好后,還要進行縮分、分級,再一袋一袋提到8米的柱浸平臺上進行裝柱。”車間副主任邱興偉回憶道。

通過柱浸實驗,該技術組得出結論:廢石堆浸前,一定要先洗礦篩分,把泥沙分離開來。洗后礦漿被送到炭浸工段進行炭漿浸金,篩上礦石進入堆場,解決滲透性問題,再進行入堆礦石石灰合理添加解決工藝指標調控問題,最后通過富液高氰抑銅作業解決金銅競爭吸附問題。

方案實施后,成效立竿見影。載金炭含銅從3%降至0.5%以內、靜態吸附尾液控制在0.1毫克/升以內,解決了高銅載金炭難解析及解析成本高的問題。僅僅在兩年多的時間里,該技術組就從1300多萬噸廢石中“捧”出了2900多公斤黃燦燦的真金,產值達7億多元。

始與終

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

“資源,終會枯竭;護綠,才能生生不息”。在“金退銅進”的大背景下,作為紫金山金礦開采的核心力量,選礦車間技術小組成員更懂得珍惜這片礦山,在提高經濟效益的同時,嚴格貫徹落實安全環保理念,確保“不漏藥劑、不揚粉塵、不排污水”。

占地20多萬平方米的大堆場,不僅是撈金的主陣地,更是安全環保的主戰場。

邊坡水路怎么建,清污分流怎么做,直接影響周邊自然環境。江山崠大壩的安全、堆場運礦成本、水路暢通都需要考慮,該技術組利用半個月時間,完成了20多萬平方米的堆場規劃。

由于工期緊、任務重,該技術組成員一心撲在現場,中午、晚上加班是常事,連吃飯都在堆場解決。3個月內,他們完成了堆場建設,創造了紫金山堆場建設周期最短記錄。

“從2011年至今,我們新建水路20余條,鋪設土工布防水層達到幾十萬平方米。”葛永桂介紹說。

針對汛期貧液進入選礦系統影響金吸附,該技術組在富液匯集池進行了貧富分選系統建設,實現了貧、富液的分流,避免了廢水外排時含金富液的流失。

該技術組成員大多數是各班組的班組長,在帶領班組抓好生產的同時,嚴格落實各項安全環保制度,不定期組織防洪技能培訓及防洪應急演練,不斷完善安全設施及制度建設,年均安全培訓達50余次,不斷提高員工的安全生產意識、防洪技能、應急處置能力。□

網站編輯:宮莉

返回新聞
下流的轮盘赌好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