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流的轮盘赌好玩吗
2019年08月22日 星期四
地質云 :English | 公務郵箱
中國礦業報訂閱

淺夏微涼

2019-5-20 10:11:56 來源:中國礦業報 作者:鮑安順

江南的初夏,稱淺夏,或半夏。

那淺字,說得妙,雖已經進了夏天,卻并不燥熱,脫了微寒,剩下的只有微涼了。說半夏,只能是夏天前奏的小半個夏天。江南夏天的燥熱,要在仲夏之后,而且一直瘋狂地蔓延到秋天。那夏的狂躁,熱浪洶涌,無微涼可言。

倚窗品茗淺夏,微涼的空氣,讓人愜意,微涼中透出閑適。輕風吹來,雖有些許的涉膚寒意,那寒不傷骨,只能理解為涼了。抬頭看天,流蘇悠云,閑散氣象,疏朗輕盈,高曠神怡,讓心境變得安靜明艷,讓感覺升騰灑落閑適。淺夏而至,陽光美妙,月色愜意,花香半起半落,似乎淺夏的意蘊,豐沛而沉吟,什么都擁有了似的。

流年易逝,芳華尋蹤,淺夏逝去的不是春天,也不是青春,而是漸漸綻放著春天的熱情,釋放著青春的火焰與光華,熱情與奔放,曠達與成熟。淺夏,就是在這釋放的過程中,一年一度,不卑不亢。它嫣然淺笑,淺嘗輒止,駕馭著淡淡時光,輕摟著一襲輕盈。

淡香沁脾,淺如煙。我感覺在淡守清歡的淺夏,柳絮飄飛,鳥語婉轉,枝繁葉茂,連鄉間的小草野花也格外清香。我看見,小菜苗綠油油的,牽牛花嬌艷艷的,金銀花光燦燦的,那鄉野散發著的淺淺淡淡的香,若云煙,撒芬芳,如約而至,淺淺而行。

時光簡約,淺夏宜人。那寧靜的一米陽光,悠然的一縷花香,從容的一籃愜意,還有安詳的一脈素雅,在暗香盈袖之間,恬淡得在眉間,舒展地綻放開來。輕盈婉轉,安然若泰。我突然想,季節的轉換與更替,是流年的常態,飛逝的夢境,有得與失,悲與喜。正如一朵花的瞬間開放,一根草的透青生長,一片云的瞬息變幻。在淺夏,心是妥帖的,安放在絲絲清涼中的愜意里,滿月光華,絲絲如縷。

此時,微涼不是缺憾,而是一種美麗,深深淺淺,起起落落,浮浮沉沉,有云淡風輕的意境,也有半起半落的懸浮與沉醉。

午后的陽光里,我淡然釋懷,看淺夏枝頭的婉約風景,輕盈,沁心,明媚。似煙雨中的蒼茫,像淡泊畫卷中的收獲、厚重與平凡。□

返回新聞
下流的轮盘赌好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