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流的轮盘赌好玩吗
2019年06月29日 星期六
地質云 :English | 公務郵箱
中國礦業報訂閱

自黑,一場與人生的握手言和

2019-5-27 9:46:33 作者:李詠瑾

最近,“自黑”江湖上又多了一首神曲,吳亦凡的《大碗寬面》在B站等年輕化交流平臺上強勢一推,湯沸面滾間,一向對流量冷嘲熱諷的吃瓜群眾不禁一愣。稍微熟悉粉絲文化的人都知道,“大碗寬面”是獨屬于吳亦凡的“黑梗”,起源于某次真人秀中,吳亦凡在面館為客人表演拉面時現場配合的一段說唱:“你看這面它又長又寬,你看這碗它又大又圓……”由于歌詞過分“平易近人”,迅速成為網友們快樂惡搞的“趵突泉”。而今吳亦凡勇于拿自己的“黑梗”開刀,讓慣于看笑話的黑粉閃了一把老腰,順勢和早已“自黑”成習性的當代年輕受眾堂而皇之地打成了一片,大受歡迎也在情理之中。

誰都知道,在快速更迭的流行圈,最最寶貴的就是“關注度”,明星總搞不懂觀眾關注你并不是為了一味吹捧你,而是在解構偶像的過程中投射情緒,尋求共鳴,甚至只為戲謔一番哈哈一笑來釋放現實壓力。在這種半真半假的調侃中,誰更計較誰先輸。細細推敲,吳亦凡這碗“寬面”中也映照了當下年輕人對待自己的態度,即勇于“自黑”,來戳破生活的虛張聲勢和無可奈何。

“自黑”的前奏肯定是“被黑”,論起“80后”、“90后”乃至如今的“00后”,誰當年在公眾語境中初受關注時沒有被貼上若干的負面標簽?無論是工作上的“不負責任愛跳槽”還是感情上的“速食化”,無論是收入支配的“月光族”還是家族傳承中的“啃老族”,這些“臉譜化”的標簽在不同年代的青年群體中就跟擊鼓傳花一樣依次傳遞,每一個“反傳統”的話題都在當時引起了熱熱鬧鬧的關注和討論。我們客觀來看,這些討論不乏關切,但也暴露出不同年齡層觀點碰撞的認知鴻溝。

不知從什么時候起,這種討論的風向一變,大家突然發現,新一代年輕人用來抵御“批評”的拿手武器,從自我批評變成了一種看上去過猶不及的“自黑”。

這種“自黑”背后的情緒相當微妙,以抖機靈的幽默小段子為載體,帶著三分自負、三分自憐、三分玩世不恭的滿不在乎,往往別人批評的話語還沒說出口,他們已經忙不迭地拼命點頭;一般這樣的情況下,這些批評的意見當然卡在喉嚨里,大家反而覺得他們態度誠懇、似有苦衷,同時這種幽默的形容往往聽上去還很貼切有趣。正是這種相逢一笑泯恩仇,最能化解公共語境下不同觀點的劍拔弩張。比如人家都已經躬身為“社畜”了,你還指責他們工作不夠拼?人家都已經自稱“單身狗”了,你還忍心苛責他們沒有婚戀責任心?

慢慢地,大家在這種“自黑”中找到共鳴,君不見《奇葩說》、《吐槽大會》這樣以“自黑”和“被黑”為賣點的綜藝火到飛起,“彩虹合唱團”等反經典的幽默演出形式越來越引起更多人的關注。從心理層面上來說,沒有人真正對屌絲、社畜、單身狗這樣的稱呼甘之若飴,其后透射的不僅是社會施加給年輕人的壓力,也是這個飛速發展的時代施加給所有個體的整體焦慮。既然生活的壓力永遠存在,避無可避,那就用一招幽默的“自黑”來以柔克剛,就連至圣先師孔子在周游列國顛沛流離時,也曾欣然“自黑”為“累累若喪家之犬”,當代年輕人的生活再難又有什么過不去的坎呢?就這樣一路“自黑”一路行,用幽默來應對不安,用笑聲來化解失落,既是一種壓力下的自我釋放和治療,更是一種眼界上的寬廣和心態上的日趨成熟,從這個層面上來說,“自黑”是豁達的另一種表現形式。△

返回新聞
下流的轮盘赌好玩吗